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tata88 的博客

收藏的记忆、火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两个“反革命”的故事(原创)  

2010-04-02 19:27:44|  分类: 文革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  1967年1月,上海造反派夺取了上海市委和市政府的领导权,全国刮起了夺权风暴。不久,我们所的造反派也夺取了我们所的领导权。我从科室出来,按造反派的安排我在汽车队当了搬运工。以后,所里经历了两派大联合,于1968年成立了革命委员会,原来的两名副所长结合进了领导班子。 由于我想学技术,不想再回科室,找到他们,他们把我安排到了二室。不久,清理阶级队伍就开始了。        

    一天下午,听说我们室的李开元被所专政指挥部关进“小楼”,因为什么,不知道。他是这个室唯一的一名贫下中农出身的大学毕业生,听说他转业前在工程  某部当过连长,个人历史上没听说有问题。造反派夺权那会儿,这个室也有几个人出来夺权。当时造反派夺权是大方向,受中央支持。大家不服也没辙,只是感到很压抑。他们把权夺了,其实管不了什么正经事,大家各自有各自的课题,低着头干自已的活李开元和别人不一样,时不时端端他们的老底儿,说几句他们不爱听的,经常让他们下不来台。他们拿他也没辙,根红苗正呀。

    所里两派联合后,不久就成立了“革命委员会”。“革命委员会”是在两派联合的基础上建立的,由两派的代表人物加上“解放”了的原领导干部组成。车间也是按这种模式组成革命领导小组,这样一来,夺权的那几个人里就有一个人进了领导小组。这个人姓程,是位中专技术员,威信不是很高,又只代表当初夺权的那么几个人,办事也不可能公道,“白唬”别人也不那么顺,但与他争吵最多的还是李开元。

      3点钟开批斗会,人们都在一个大工作间等着。一会儿,李开元被所“专政指挥部”的两个年轻人从后边抬着胳膊推进来了,脖子上挂着一个“反革命分子李开元”的大牌子,李开元3个字上面打了个大红叉。“打倒反革命分子李开元!,“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!” ,“谁反对毛泽东思想,我们就打倒谁!”,带头头喊口号的是那几位当初夺权的人,他们轮流使劲地喊,但跟着喊的声音不算大。一阵子口号后,批判发言开始了,也还是这几个人发言,事先都准备了发言稿。

    这时我才知道,李开元成为反革命,就因为以前在室内学习时说过:“毛泽东思想不能说成马克思主义的顶峰,马克思主义也是要发展的”。 这样的话我听到很多人说过,我也说过,后来听别人说 “顶峰” 是林彪说的,两报一刊还登过他的署名文章,也就不敢再说了。这个室文化程度最低的也在高中,多数人心里都明白,李开元的话并没错,连检举的那几个人也不例外。但在那个年代,这么说就是贬低毛泽东思想,谁这么说谁就是反革命。只要有3个人证明,就能定案。我心里明白,这几个人根本不是为了捍卫毛泽东思,而是利用政治运动整人。通过整倒李开元,来压制反对他们的人,我感到很压抑,也很恐怖,虽然他们肯定不会针对我这个刚刚调来的。我看看周围的人,什么表情都没有。散会时,没有人说话,楼道里静得可怕,人们各回各的房间了。

    第二天上班,我所在的工作间里,七、八个人低头作着自己的事情,没有人说话,整个楼层也都很安静。下午3点多钟,我邻桌的老高站起来,把大齐和老杨两个老技术人员叫出去了,一直到下班也没见回来。老高,山西人,大学毕业,从国防科工委系统转业,家庭出身中农,平时说话不紧不慢,带着浓重的山西口音,尽说些大实话,逗得大家笑得直不起腰来。我接触他的时间不长,但我感觉这个人表面上像个和事佬,其实做人很有原则,好象也很有心计。下班后,我走得晚,回去的路上经过单身宿舍,看见老高、老杨住的那屋和对面的屋门都敞着。我从中间过去,看见老高、老杨,对门的大齐和同室的老刘,有的扒在桌子上,有的扒在床上,在写着什么。

    第二天,又听说前面提到的那位中专生被专政指挥部关起来了,下午室里又要开批斗会了。我看那几个人脸色很不好。这中专生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煽风点火,招呼着批批这个、斗斗那个,夺研究室的权听说就是他挑的头儿。把李开元打成反革命,主意未必是他出的,但头儿肯定是他挑儿的。他平时不是个很严谨的人,什么话不说呀,找他的“话把儿”还不容易。批斗会上列举的“反革命”言论比李开元不但多,而且更“反动”。发言的人很多,发言的没有拿着稿子念的,连曾和他一起夺权那几个人中也有发言的,口号声也比那天大多了。散会的时候,人们虽然都不说这事,但室内的气氛显得不那么凝重了。

    从那以后,二室没有再揪出一个“反革命”,人们都忙着手里的活。谁也不提李开元和那位程技术员的事,好像这两个人从来就没在这儿呆过。

    清理阶级队伍运动进入后期,落实政策,李开元算“政治错误”,从“小楼”里放了出来,回到了室里。又过了几个月,那位程技术员也算是“政治错误”,被放了出来。但他说什么也不想在二室再呆了,过了一阵,调到了销售科。四人帮粉碎后,他们什么事都没有了。程技术员后来当了两年销售科长,再后来自己承包了1个门市部。他干了两年,向所里交了点钱,把门市部买下来,自己干去了,着实地发了财。这中间,我和他有过不少接触,随着阅历的增长,他倒真是稳重多了。也怪,我从未听他透露出对文化大革命中挨斗的怨气,对老高似乎也还很怀念。

    老高在七十年代中,和他的一个老同学结婚后,调到四机部的一家研究所工作了。我后来才知道,老高他们几个人与李开元的关系从来很一般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6)| 评论(13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