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tata88 的博客

收藏的记忆、火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向东(原创)  

2010-03-25 13:20:38|  分类: 文革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李向东(原创) - jtata - jtata88 的博客

      

   

    李向东是个复员兵,文化不高,人很实在。七十年代初,由于他所在部队捍卫毛主席路线有功,复员没有回乡,分到我们所,安排在保卫科帮忙。

    他家在山东农村,很穷。老婆有病,带着两个女儿,所在生产队一个劳动日不足一角钱。他午饭、晚饭从不在食堂吃。快入冬了,买上十几颗冬贮大白菜、一大捆的挂面,放在宿舍。每天中午、晚上,用电炉子烧锅开水,掰几片白菜叶切成丝儿,连同挂面一起下锅,煮熟后捞到一个大碗里,倒上酱油和醋,撒上盐、味精,点上点儿香油。呼噜、呼噜地几口就吃完了。夏天除了菜变样,其它不变。我和他同住一个宿舍,有时我把饭端回宿舍吃,挑出几个肉片儿或肉丝儿给他,费很大劲,他才接受。

    他有哮喘病。平时怀里总是揣着个放了缓解药的喷雾器,觉着不对劲儿,就对着嗓子眼儿喷上几下。有时犯的厉害了,一口气喘不上来,脸发青变型,必须立即躺下,歇上一小会儿,才能缓过来。冬季犯病的频率比其它季节高,所以冬天在外边总是戴着口罩 。夜里总是说梦话,有时我被他吵醒,故意接他的话茬儿,他还能答上两句,可见他睡眠非常糟糕。他经常去医院看他的病,总是不见效。我几次说他,病总治不好,与营养缺乏,身体虚弱有关,他总是不信。

    我们单位在远郊区。一次我们俩进城办事,那是冬季,那天还很冷。刚办完事他就不行了,喘得走不动路。我搀着他上了公共汽车,招呼乘客给他让个座,一位三十来岁的工人站了起来。他坐下后,那位工人看了他一会儿,贴近他小声说:“和嫂子多了吧?”他傻笑着。我说:“他家在外地。”那人一怔我接着说:“老婆来探亲了。”那人忙说:“你看是不,悠着点吧。”我们全笑了。中途要倒车,我们找了个小饭店,我给他要了个砂锅白肉。大片五花肉、粉丝、一点白菜,热气腾腾一砂锅。他吃得满头大汗,回去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一点儿事没有了。

    有一年夏天,单位里有个人在公共汽车上耍流氓,被群众扭送到公安局。由于是初犯,按当时惯例是交单位自己处理。一般是开大会批判,再给个处分。那天参加大会的人挺多,大礼堂坐得满满的。有几个研究室、车间的代表发言,主要是说被批判的人,以往如何地伪装积极。其实那人是个老光棍,家在外地,平时表现很好,李向东(原创) - jtata - jtata88 的博客犯了错误,就说以前的表现都是假装的。最后宣布所里处理决定的是政治部副主任,老同志,文化不高。上台以后拿着稿子就大声念起来。决定的开始当然是犯错误人简单情况,然后是该人不注意思想改造,头脑中资产阶级思想泛滥等。要宣布错误事实和处理决定了,全场鸦雀无声。只听到:“某年某月某日时某分,某某在李向东(原创) - jtata - jtata88 的博客xx公共汽车上,光天化日之下,掏出阴茎顶女同志的殿(臀)部,还把精液弄到女同志的裤子上。视可忍,孰不可忍。”念到这儿,场下笑成一片,有的人甚至笑得前仰后合。这个决定太写实了,“文革”前官方一般用猥亵妇女就将类似行为概括了。好不容易宣布完了处理决定,散会了。人们纷纷议论:这是谁写的稿子,真是个乐儿。也有人说,简直是用流氓语言批判流氓。我猜这稿子是李向东写的,昨晚我见他扒在床头写着什么,时不时还翻看着字典。晚上回到宿舍,我逗他,把那段背给他听。他听完后,唉了声,非常认真地说:“难啊,总不能写掏出鸡巴捅女同志屁股吧。” 

      1975年,报纸上说有人要否定文化大革命,开始了反击右倾翻案风。那时收音机、电视里每天不断地播放着一首叫 “文化大革命好”的歌,歌词没几句,最后一句是“文化大革命就是好!就是好!就是好!就是好!就是好!就是好!”。这句词前边没谱曲,可最后一个“就是好”谱了曲。我不懂音乐,就觉着“就”字向下,“是”字很短,“好”字又上来了,而且拉着长音,像人们抬杠斗嘴,透着气人、不讲理。收音机里经常播的是四步合唱, 给人感觉整首歌全是“就是好!就是好!”吵得慌。李向东有个习惯,每天中午都要溜回宿舍睡一小觉儿。躺下之前先打开枕头旁的半导体收音机,听着广播入睡,睡着了收音机还响着。那天我上夜班,躺在床上看小说。他睡得正香,收音机里又播那首《文化大革命好》的合唱。我感觉“就是好!就是好!”已经响了很长时间,还是不断地响着。突然间,李向东猛地坐了起来,吓了我一跳。只见他上看看、下看看,左看看、右看看,好像在找那声音的来源,但他并未意识到我正看着他。他好像觉出那声音来自身后,猛的一下子向后转身,对着收音机使着劲地说:“好个!好个!好个!好个!”。说完顺势躺下,继续睡了。我没出声,偷着笑了好长时间。他睡起后,我笑着和他说起刚才发生的事,他看着我,好长一会儿没说话,又回去上班了。

    七十年代末,他通过附近派出所的关系,把老婆、闺女的户口迁到我们所附近的农村里,那里农民的生活比他老家好多了,他家的生活自然有了很大改善。他的三顿饭也在家吃了,没多久,脸色红润了,病也不怎么犯了。再后来,他的工作也变动了,调到了行政科,1988年我调离了这个所,再没见过他。他给我的印象,为人、工作都很认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4)| 评论(29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